18年后“新王登基”,网坛“三巨头”时代已结束?

时间:2022-2-26作者:湖报体育

2004年,费德勒在澳网夺冠后首次登顶世界第一;2022年2月24日凌晨,德约科维奇在迪拜输给维塞利。自此,一位叫梅德维德夫的俄罗斯选手打破了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和穆雷对网球男子单打世界第一长达18年的垄断统治。

两场比赛改变男网历史 

2月24日,注定是男子网坛的一个转折点。在ATP500迪拜网球锦标赛男单1/4决赛争夺中,头号种子德约科维奇对阵资格赛球员维塞利,这位不起眼的选手目前世界排名第123位,没想到德约意外“翻车”了,他以4-6/6-7(4)不敌对手被淘汰出局,根据每周更新的男子网坛世界排名,德约科维奇目前积分为8465;远在墨西哥,积分紧咬小德的梅德维德夫,在ATP500阿卡普尔科赛四分之一决赛中,以2比0战胜日本选手西冈良仁,杀进半决赛,即时积分上升到8615,反超德约科维奇60分。这样一来,下周小德将把自己保持了361周的世界第一宝座拱手让给梅德维德夫,后者也成为了ATP历史上的第27位男单世界第一。

今年1月的澳网,作为卫冕冠军的德约科维奇尽管两次获得了进入该国的签证,但最终还是因不符合疫苗接种要求,被澳大利亚移民部驱逐出澳大利亚。缺席澳网让他足足损失了两千积分,这次又爆冷输给资格赛选手草草出局,都给了梅德维德夫问鼎世界第一的机会。

“梅总”第一宝座能占多久?

“总统”不当,“改打”网球,还打破了“三巨头”长年占据世界第一的垄断,说的就是梅德维德夫。

作为95后一代球员的代表,梅德维德夫在近两个赛季表现出色。去年美网他在决赛阻止了德约科维奇的年度全满贯,今年初的澳网他又成功闯入决赛,并且险些掀翻纳达尔。他是95后首位大满贯冠军得主,也是闯入大满贯决赛次数最多的新生代球员,可以说他目前的实力最接近三巨头。在得知梅德维德夫超越自己登顶世界第一之后,德约也第一时间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送上了祝福:“非常祝贺梅德维德夫成为新的世界第一,他是实至名归,值得更多的掌声!”

梅德维德夫世界第一了,那么他能当多久呢?梅德维德夫擅长硬地作战,大量硬地赛事能抢到不少分,而红土热身赛季他保分压力极低,法网晋级8强即可;而即将排名第二的德约科维奇因为拒绝接种疫苗的原因,包括大师赛、大满贯等赛事参赛受限,重返宝座难度也不小;现世界第3的德国选手兹维列夫刚刚在ATP阿卡普尔科站比赛中情绪失控,“攻击”裁判座椅并且辱骂裁判,不仅收到了ATP史上的重磅罚单4万美元,还被扣除本站奖金和积分,甚至还有可能被禁赛;排名第四的西西帕斯距离第一分差2000分,尚有距离。最有可能反超的恐怕还得看纳达尔了,虽然他目前排名第五,也有2000分差距,但红土赛季一旦开启,“红土之王”或许又是一路收割,而去年纳达尔草地赛季没参赛,没有保分压力,下半年或许有可能从“梅总”手里夺回第一。

德纳剑指“GOAT之争”

从2004年费德勒首次成为世界第一开始,在长达18年的时间里,“三巨头”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几乎垄断了大满贯、大师赛等所有的重大赛事冠军,世界第一的宝座被三人轮番坐庄,随着梅德维德夫登顶世界第一,18年垄断被打破,男子网坛探讨了数年的问题再次被摆上台面:属于“三巨头”的时代落幕了吗?

不可否认,40岁的费德勒、35岁的纳达尔、34岁的德约科维奇放在今天仍然是老当益壮,但已绝非不可动摇,三巨头时代已进入尾声,以他们目前的身体状况不足以支撑他们保持全年的高水平竞争,只能选择性参加擅长的场地类型。事实上,“三巨头”早已过了争世界第一的年纪,此前接受采访时,德约科维奇就表示世界第一已不是主要目标,现在更想赢得更多大满贯冠军。目前,纳达尔以21个大满贯冠军独享历史第一,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都分别手握20座。纳达尔在今年澳网夺冠后说:“我不知道我最终将拥有多少个大满贯,我想成为我们三个人中拥有最多大满贯的人,但我并不痴迷,绝对不是。”显然,大满贯冠军数量在网坛GOAT之争中占据着绝对的地位,这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。

澳大利亚网球名宿托德·伍德布里奇的看法也颇具代表性:“我相信德约还能再拿一至两个大满贯,纳达尔在红土依旧保持着竞争力,但‘三巨头’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现在年轻球员都更相信自己能赢得大满贯。”且看且珍惜吧。

图/微博、新华社

运营商大数据代理